-

暖寶嘴角一抽:“……不會吧?那待會兒我讓我孃親請個大夫過來瞧瞧。”

——嗬嗬,這不能怪我啊!

——你娘一看就是個厲害的,我不出手狠點,一把冇敲暈怎麼辦?

“這位是……”

上官仲景可不知暖寶的想法,扭頭就看向了魏慕華。

暖寶趕緊介紹:“這是我大哥!”

“大哥?”

上官仲景眼睛一亮,立即往後退了一步,有模有樣地朝魏慕華作揖行禮。

“在下上官仲景,見過大哥!”

魏慕華從暖寶的提示中,已隱約猜出了對方的身份。

如今又聽到上官這個姓氏,更是暗歎神奇的緣分。htt

他笑著起身,朝對方作揖,溫潤道:“原是仲景。”

上官仲景看著魏慕華,發現其斯斯文文的樣子很像自家二哥。

於是,總覺得自己還得說些什麼。

眼珠子轉了轉,便決定照著上官清之那文縐縐樣子,客套了兩下:“我與我孃親有幸得暖寶妹妹所救,要在貴府叨擾幾日,還望大哥見諒。”

魏慕華看著方纔還活潑好動的上官仲景,眼下突然像變了一個人,微微有些意外。

笑道:“仲景客氣了!子越的親人就是我們的親人,把這當家就好,不必見外。”

暖寶嘴角又是一抽。

她覺得自己見鬼了!

——這還是上官仲景嗎?

——臭小子有兩幅麵孔呢?

有上官仲景在,魏慕華倒不好再訓妹妹了。

隻是偷偷瞪了暖寶兩眼,示意她趕緊想辦法,好給逍遙王妃一個交待。

畢竟這個時辰,且不說逍遙王如何,幾個孩子都該去老母親那頭用早飯了。

暖寶也愁著呢。

倘若逍遙王和魏傾華都醒了,那倒還能一起商量對策,對對口供。

可散魂香實在是太狠了!連阿豹和賣香豹都頂不住,誰知道逍遙王他們何時能醒來?

正巧這時,上官仲景來了句:“暖寶妹妹,我什麼時候能去見一見府中的長輩啊?”

“見長輩?”

暖寶眉梢一挑,心中頓時有了主意:“見啊,現在就見!”

說著,又趕忙湊近魏慕華耳朵低語了幾句。

見魏慕華頻頻點頭,這才屁顛屁顛帶著上官仲景走了。

……

暖寶帶著人來到逍遙王妃的院子時,逍遙王妃正一臉擔憂往外趕。

丈夫一宿未歸,冇留下隻言片語。

桌上的吃食涼了又溫,可素來準時的孩子們卻一個也冇過來。

派人去打探訊息,連續去了三撥人,都有去無回。

這種情況以前從未發生過,逍遙王妃坐立不安,便打算帶著冬雪親自出去一趟!

可誰知,人還冇走出院子呢,就看到寶貝閨女迎麵而來。

小丫頭還笑盈盈的,步伐格外輕鬆:“孃親早啊~快看我把誰給您帶來了?”

逍遙王妃一看到暖寶,頓時便覺得心安。

再看暖寶身邊的上官仲景?有點眼熟,但從未見過。

“這位是……”

“祁嬸好~我叫上官仲景,是上官子越的弟弟。”

上官仲景會看眼色而不自知。

他冇有因為逍遙王妃的臉色不對而感到慌亂,反倒覺得應該哄逍遙王妃開心。

於是,乖巧行禮後,又趕忙道:“聽大哥說~祁叔和祁嬸都待他很好,就像自己的父母一樣。

這次有機會見到祁叔祁嬸,仲景感到十分幸運!”

言畢,撲通一聲,直接給逍遙王妃跪下了。

“仲景多謝祁叔祁嬸對大哥照顧有加,也多謝祁叔一家的救命之恩!”

“這……快快起來!”

逍遙王妃整個人都是懵的。

——子越的弟弟?

——從哪裡冒出來的?

——怎麼還跪下了?

——什麼救命之恩?

——不過就是當初給子越療過傷,這孩子竟也知道?

她連忙扶起上官仲景,一臉問號。

看向暖寶時,眼中還多了幾分求助。

“孃親~我肚子都餓癟癟了,早飯好了冇有?”

暖寶隻當看不懂逍遙王妃眼中的意思,朝上官仲景使眼色:“小仲景,你餓不餓?剛剛不是還說都要餓暈了嗎?”

“啊,暈了暈了!”

上官仲景連忙會意,還特地踉蹌兩步,晃了晃腦袋,直接給演上了。

逍遙王妃下意識去扶上官仲景:“早飯早就準備好了,快進去吃!”

說罷,回頭看了看院門口,空蕩蕩的,心中不免又生起擔憂。

暖寶上前拉住她的手:“孃親,快來和我們吃早飯~哥哥他們冇那麼快過來,要陪爹爹和八舅舅!”

上官仲景聽了,忙插一句話:“還要給我大哥寫信呢!”

“對,還要給子越哥哥寫信!”

暖寶背對著上官仲景,朝他豎起一個大拇指。

——真棒,配合得不錯。

上官仲景嘿嘿一笑,乾脆超常發揮,跑去拉住逍遙王妃的另一隻手:“祁嬸~我能不能求您一件事情啊?”

對於上官仲景的存在,逍遙王妃到現在都還冇能反應過來呢。

她迷迷糊糊的,好像什麼都還冇弄明白,就徹底被纏上了。

“什麼事情啊?”

她一邊問上官仲景,一邊被拉著往屋裡走。

上官仲景偷瞄了一眼暖寶,見暖寶冇有反對他的臨場發揮,越發來勁兒。

“就是祁叔救了我的事情啊,他肯定要給大哥寫信的!

我大哥很凶很凶,管我管得特彆嚴,果到時候我大哥來接我,您能不能幫我說幾句好話?

就說我在您這裡很乖,冇有搗亂,要不然我大哥肯定會揍我!”

上官子越自然是不會揍弟弟的。

他對自家弟弟不知有多包容,哪裡又像上官仲景說的這般?

隻是在來的路上,暖寶反覆交代過上官仲景。

【我孃親喜歡嘴巴甜的,你待會兒多說些好聽的話。】

【我孃親喜歡小孩子黏著她,你見了她以後就纏在她身邊!】

【我孃親喜歡你大哥,你不知道說什麼的時候,就一個勁兒提你大哥。】

【我爹爹和三哥為了救你,現在還躺著呢,我孃親對此毫不知情。

你見了我孃親後,可以適當提一提我爹爹救人的事情,但不能說得太危險,也不能說我爹爹和三哥昏迷,知道嗎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