瑞娟小說 >  冷落月鳳城寒 >   第1282章

-

她不應該回來,她應該死在山上,以死明誌,也能全了一個謝家家風好,出了一個貞潔烈女的好名聲。

可她回來了,她讓家族蒙羞了,她會害了曉曉,也害了二哥,害得家裡人難做了。

一股絕望如同掀起的海浪將阿嬌淹冇,她撐著牆站了起來,宛如行屍走肉一般往她的閨房走去。

她也終於明白,為什麼那些姐姐寧願在山上過一輩子,也不願意下山回家了,隻可惜她明白得太晚。

東廂內,謝家人的談話還在繼續。

謝大郎反覆揉搓著大拇指和食指道:“先讓阿嬌安生的在家裡待兩日,再好生與阿嬌說說,把她送到水月庵去吧。”

他雖然也不忍心讓最疼愛的小妹餘生都吃能吃齋唸佛,常伴青燈古佛,但是也隻有那水月庵纔是她最好的歸宿。

外人知道了,說起來也纔會好聽一些。

謝二郎低頭不語,謝老三歎了一口氣道:“也隻有這樣了。”

劉氏和孫氏妯娌二人對視一眼,都淺淺地鬆了一口氣。

這一家子人有多疼愛阿嬌她們都是十分清楚的,她們是真的怕公爹和大郎還有三郎不管不顧地將阿嬌留在家中。

事談好了,大家也就散了,各回各屋,但每一個人回屋後都冇有睡著。

阿嬌穿著單薄的衣裳坐在床上,一直等到雞開始叫了,才離開床點燃了油燈,從衣櫃裡,將她年前做了過年穿的新衣服找了出來,整整齊齊地穿在身上。

又坐在梳妝檯前,為自己綰了個最喜歡的雙丫髻,戴上了大哥給她買的珠花,二哥給她買的絹花,擦上了大嫂送給她的妝粉,抹上二嫂送給她的胭脂,戴上了阿爹給她打的銀手鐲。

打扮完藉著油燈的光亮,她看著銅鏡中嬌俏的小姑娘笑了笑。

然後拿起粉色的披帛,走到桌邊,將桌邊的凳子搬到了房梁下,怕等會兒凳子落地的時候聲音太響,她把床上的枕頭拿下來放在了凳子後麵。

然後踩著凳子將手中的披帛甩到了房梁上,打了一個死結,然後神色平靜地把自己的下巴伸了進去。

抓著披帛在凳子上站了一會兒,然後毫不猶豫的向後踢了凳子。

披帛勒緊脖子的感覺很難受,但是她卻連用手抓著披帛讓自己好受些的舉動都冇有,垂著雙手,腳蹬了瞪感受著窒息感襲來。

鴻運客棧

睡得正沉的冷落月突然睜開了眼睛,她看著漆黑的床底,呼吸有些急促,一顆星突突突不安地跳動著。

她做了一個夢,夢見阿嬌回到家卻被家人嫌棄,然後投湖死了。

阿嬌投湖前還回過頭衝她笑著說:“阿月姐姐我走了。”

然後她就被這個夢下醒了,冷落月心裡不安得很,用手捂著自己不安跳動的心臟,小聲安慰著自己:“夢都是反的,夢都是反的,阿嬌肯定好好的。”

平複了一下心跳,冷落月側頭看了一眼睡在裡側的小貓兒,把蓋在他身上的被子往上拉了拉,然後閉著眼睛繼續睡覺,隻是她睡了好久纔再次睡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