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顏熙輕輕點頭,臨走前看都不看祁京寒一眼就走了。

出了醫院,她驅車回公司的路上時,滿腦袋都是在想,她不在,師姐估計會更大膽。

他們會不會吵著吵著就好起來了?

像當初她和祁京寒就是這樣相處起來的,互相鬥嘴,看不順眼......

祁京寒這種充滿魅力的男人讓女人很難抗拒。

轉眼間車子就回到公司了。

顧顏熙趕緊用工作轉移自己的注意力,不讓腦袋一直胡思亂想。

他們都簽分居了,祁京寒愛跟誰相處怎麼樣都與她無關。

一天的忙碌工作下來,顧顏熙已經把‘祁京寒’這三個字拋到腦後了。

她剛處理完工作,躺在沙發上休息一小會時,手機響了。

接上通話,那頭傳來低磁的聲音,“給我送餐過來了。”

顧顏熙頓了一下,才反應過來,“醫院不是有餐嗎?”

而且還是那種豪華大餐,又適合病人又有營養。

“吃不慣,要你煮的粥。”

祁京寒語氣不容人拒絕。

顧顏熙翻了一個白眼,看向天花板,心不在焉回他:“吃不慣就將就一下,打完消炎針你就能回去了。”

“行,我找兒子說理去。”

祁京寒一副吃定了顧顏熙的語氣,她不願的,他去給兒子說說,就知道願不願意了。

自己為她收拾了,讓她伺候一下都不行了?

顧顏熙氣得咬牙,“你是孩子嗎,動不動就去告狀。”

祁京寒一聽她著急了,就知道這招好使,她避重就輕:“三十分鐘內要到。”

說完就很乾脆掛斷電話了。

顧顏熙胸口堵得一團火,就快要爆發了。

動不動就使喚人,一碗粥而已,誰煮不成給他吃?

小霞走進來,有檔案要給她看,顧顏熙忙了一會兒後,看一下時間都過了十幾分鐘了。

她急急拿起包就離開公司,趕去醫院。

......

顧顏熙拎著一盒粥走進病房。

祁京寒坐在床上用平板處理檔案,沉著眸色,俊臉冷酷,那一身的寒意讓人望而止步。

聽聞腳步聲能走進來,他警惕抬眸,看到是顧顏熙嘴角勾起一抹輕笑。後才放下平板。

“餵我。”

顧顏熙一邊解開盒子,舀了一碗粥出來,擺在他的麵前,“你腳傷,又不是手傷,愛吃不吃。”

祁京寒把手裡平板轉了過去,鏡頭對著顧顏熙,螢幕裡是兩小寶的可愛的小臉。

“媽咪,你怎麼能這樣對爹地說話呢?”

“爹地現在還是病人,你應該照顧他的。”

顧顏熙的臉瞬間僵硬了,血液直接衝上大腦,想生氣又不敢發作,還得硬生生憋著。

她對著鏡頭擠出一抹生硬的笑,“媽咪會好好照顧爹地的,你們寫完作業早點休息。”

她又應付地說了幾句後,才掛斷電話。

祁京寒雙手抱在胸前,目光含笑,“現在可以餵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