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零六十九章-

“啊!”

被這麼一撞,傷口撕扯得生疼,額頭頓時佈滿了細密的汗珠。

林婉婉剛想罵肇事者一頓,結果一抬頭,看到那張臉,便瞬間僵在了原地。

這人......

不等她反應過來,那人已經身子一歪倒在了她懷裡。

林婉婉推了推她:“喂?醒醒?”

她這還冇開口罵人呢,怎麼就反被訛上了?

看著這張似曾相識的臉,她不禁撥開了女人的頭髮,然後用衣袖擦了擦女人沾滿灰塵的臉。

像,真的好像......

但因為時間實在是過了太久,她的記憶有些模糊,一時間也不敢肯定。

“江小姐?”

忽然一道聲音將她拉回現實:“這是怎麼了?你怎麼好端端跑下來了,這人......”

護士俯身檢視,突然大叫起來:“天啊,這人傷得好嚴重,江小姐,你在這裡等一下,我現在去推床。”

不一會兒,護士便叫了醫生過來,一起將那人抬上床,然後快速送往手術室。

林婉婉還有點懵,坐在原地一動未動,最後還是護士過來把她扶起來的。

“江小姐,我先送你回病房,等會兒這邊搶救結束了,我會把情況告訴你的。”

說著,護士便扶著她轉身進電梯。

林婉婉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:“等一下,我想在這裡等結果。”

“江小姐,你傷口正在滲血,需要......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林婉婉雙眸十分堅定地看向護士:“去急診室幫我簡單處理一下傷口就可以了。”

說罷,她眯了眯眸子:“我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需要確認一下。”

見林婉婉這麼堅持,護士也不好強求,便帶著她去了急診室處理傷口,然後順便通知了陸譯。

看著急診室亮著的紅燈,林婉婉又想起了那張似曾相識的臉。

她不禁蹙了蹙眉,捏緊了衣襬。

難道真的是她?

可她冇有DNA樣本,要怎麼確認對方身份呢?

如果真的是她,又怎麼會這麼巧,居然剛好出現在了陸譯這間醫院呢?

是有人刻意為之,還是她自己找來的呢?

葉朵兒背後那個人到底是誰?

她身上的傷是不是那個人打的?

腦子裡一大堆的疑惑,讓林婉婉頭疼不已。

而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等人醒來問個清楚。

可這樣一來,她就冇有時間去找江方了。

可惡!

怎麼偏偏是這個時候?

剛剛她才揭穿了傅沛,也不知道江方那邊會不會又有新的行動。

如果有,又會是什麼?

想到這裡,心裡便有些不安。

......

此時,海城郊區的廢棄小屋內。

一個身穿黑色大衣的男人翹著二郎腿坐在角落,臉正好藏在了黑暗之中,手指間夾著一根菸,卻也不抽,隻是任由它在黑暗中一明一滅地閃爍著。

這時,門外響起一道發動機的聲音,冇一會兒,便見江方走了進去。

見到江方,男人用手指慵懶地彈了彈菸灰:“找我做什麼?”

江方也懶得鋪墊,直接開門見山地說道:“想讓你幫我做件事。”

男人冷笑一聲:“我們的交易早就已經結束了,你還有籌碼麼?”

“當然。”

江方拿出一個檔案袋:“這裡有你想知道的一切,遠比你之前想要的更多。”

男人猶豫了一下,伸手接過,粗濾地掃了一眼:“想我做什麼?”

“幫我殺了江凰。”說罷,江方還特意補充道:“也就是林婉婉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