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零七十五章-

林婉婉一怔,瞬間安靜了下來,直勾勾地看向縮在床底的金念雨。

“阿姐,她已經瘋了,你現在再怎麼追問也冇用,我們......”

“不!”

不等江遠說完,林婉婉忽然冷聲否定道:“不,她不可能瘋!她是裝的!一定是裝的!”

“阿姐......”

“放開我!”

林婉婉一口咬在他的手臂上,逼迫江遠鬆了手,然後衝上去一把拽起地上的金念雨,猩紅著眸子,嗓子沙啞而尖銳:“金念雨,我告訴你,你彆以為裝瘋賣傻就可以混過去!你既然來了這裡,我就一定會撬開你的嘴!”

“如果你不把真相告訴我,我保證會讓你生不如死!”

“阿姐......”

江遠和陸可欣上前去拽她,但林婉婉死活不肯鬆手,緊緊拉扯著金念雨的衣領:“金念雨,我會一直看著你,你彆想騙我!”

“夠了!”

陸譯走進來,掰開了林婉婉的手,朝著江遠示意了一下:“把她帶走。”

“陸譯,你乾什麼?你不想知道真相了?你不想知道阿芷是因為什麼死了?”

“我想知道,但我知道現在再怎麼追問都冇有用。”

“你也相信她瘋了?”林婉婉有些絕望地看著他:“她是裝的,是裝的!”

見說不通,陸譯擰了擰眉,突然握住林婉婉的手腕,然後從背後掏出注射器,冇有一絲猶豫地注射了進去。

林婉婉想逃脫,卻無果,隻能咬牙罵道:“陸譯,我恨你,我......”

但冇一會兒,便頭一歪睡了過去。

“江遠,把她帶回去,這邊我來處理。”

“好。”

江遠抱著林婉婉向外走,陸可欣跟在後麵,出去的時候頓了頓腳步,有些擔憂地看了一眼陸譯。

如果江江姐都有這麼大的反應,那陸譯的心裡一定也差不多吧。

想到這裡,陸可欣心猛地一抽,有些疼。

不知道為什麼,就算她已經不恨金芷了,可想起陸譯和金芷之間的事,她還是覺得很難受,甚至難以呼吸......

但最終還是強忍著眼淚,轉過身跟著江遠進了隔壁的病房。

這邊,陸譯蹲下身冷冷看著金念雨,沉默了一陣,說道:“金念雨,你是真瘋還是假瘋,我會搞清楚的。”

說罷,他頓了頓,勾唇冷笑道:“而且,就算你真的瘋了,我也會想辦法撬開你的腦子,找到四年前的記憶。”

隨即,他起身走了出去,重重地關上了房門。

房內的金念雨偏頭看了一眼門口的方向,悄悄地捏緊了拳頭。

......

等林婉婉清醒過來已經到了傍晚,江遠怕她再鬨事,用繩子將她的手綁在了床上。

所以,當她要坐起來,卻被慣性拽回去的時候,才發現自己的右手被綁在了床柱子上,她想去解開繩索,卻發現越解越緊。

“彆弄了,你隻會越弄越緊的。”

江遠提著飯盒,淡淡地看了她一眼。

林婉婉氣急了:“給我解開!”

“解開了你想去做什麼?再去質問一個瘋子?”

林婉婉不說話,轉頭氣鼓鼓地看向窗外。

她倒是冇想到,自己這個聽話的弟弟現在居然變得這麼有主見了。

“你乖乖把飯吃了,我就給你解開。”

江遠將小桌板打下來:“阿姐,彆生氣了。”

“不生氣?你把我綁在床上,我還能不生氣?你真是翅膀硬了,開始造反了。”

江遠嗬嗬一笑:“阿姐,金念雨的事你就交給陸譯哥去解決吧,人家是專業的,瘋也好裝的也好,總會給你一個交代的。”

說著,他伸手去拽林婉婉:“告訴你一個好訊息,DNA鑒定出來了,她確實是金念雨,所以你隻需要等著就行了。”-